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与常山县光香食品商行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9-07-07

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与常山县光香食品商行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9-07-03中国裁判文书网

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上海佳铎律师事务所常山县光香食品商行恒安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浙江全盛商贸有限公司上海市长宁公证处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浙江省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浙08民初82号

原告: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晋江市安海镇恒安工业城。

法定代表人:施文博,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姜瑛,上海佳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常山县光香食品商行。经营场所:浙江省常山县白石镇白石街**号。

经营者:钟金香,女,****年**月**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常山县。

原告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安公司”)与被告常山县光香食品商行(以下简称“光香商行”)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3月12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9年4月16日对本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原告恒安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姜瑛,被告光香商行的经营者钟金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恒安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立即停止销售侵犯“七度空间”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2.判令被告支付原告商标侵权赔偿18000元及原告为制止本次侵权行为支出的公证费、律师费、差旅费等合理费用5000元,共计23000元。事实与理由:恒安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是第9571597号商标“七度空间”的所有权人,相关产品在全国范围内享有盛誉。原告经恒安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许可,对侵害上述商标权利的行为享有独立诉权。被告经营有一处标牌为“国光超市零售批发”、面积约为100平方米的超市,位于生活区、商业街,人流量较大。2018年10月,原告发现被告出售的“七度空间”卫生巾系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之后,原告对被告销售假冒“七度空间”注册商标商品的行为采取了证据保全公证措施。原告认为,被告实施销售侵犯原告商标权商品的行为,不但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秩序,而且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商标权益,损害了原告的商誉并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现原告为维护合法权益,诉至法院。

被告光香商行答辩称:被告辨别不出“七度空间”牌卫生巾是真是假,看上去商标都一样。原告是偷偷拍照进行取证,没人和被告说过卫生巾是假的,涉案卫生巾都是他人送货上门。综上,被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恒安公司为证明其诉称理由,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

1.(2017)沪长证字第3080号公证书,拟证明恒安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是第9571597号“七度空间SPACE7”注册商标的所有权人及上述商标有效期限和核定使用范围等事实。

2.《商标使用许可协议》、授权委托书,拟证明恒安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将第9571597号“七度空间SPACE7”注册商标专用权许可原告使用,原告有权根据授权进行维权等事实。

3.(2018)沪长证经字第6638号公证书、公证封存物和《鉴定证明》,拟证明被告销售的七度空间卫生巾不是原告生产的,系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等事实。

4.公证费发票、《聘请律师合同》、律师费发票,拟证明原告为维权支出的合理费用等事实。

5.荣誉证书,拟证明“七度空间”品牌的市场占有率及知名度等事实。

被告光香商行对原告恒安公司所举的证据经质证后认为:对证据1、证据2和证据5无异议;对证据3有异议,被告没见过有人到店里公证,也没看到过鉴定;对证据4有异议,被告系小店,赚不了那么多钱。

被告光香商行为证明其辩称理由,向本院提供销货凭证五份,拟证明涉案产品是有人送货上门,具有合法来源等事实。

原告恒安公司对被告光香商行所举证据经质证后认为:对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不均认可,这些凭证上没有盖章和签名,其中三张清单上没有“七度空间”产品;一张有“七度空间”产品的销货清单上没有购货单位和送货单位,不能证明与本案具有关联性;还有一张“浙江全盛商贸有限公司销售单”上,两项“七度空间”产品的货号与本案货号不同,也与本案无关联性。

本院经审查认为:一、关于原告恒安公司所举的证据,除证据3的《鉴定证明》系由原告单方出具、本院对其证据效力不予认定以外,其他证据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可作为认定本案相关事实的依据。二、关于被告光香商行所举的证据,该五份凭证无法证明清单上产品系涉案产品,与本案缺乏关联性,亦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关于合法来源的法律规定,故本院对其证据效力不予认定。

根据以上证据,结合原告恒安公司、被告光香商行在庭审中的陈述,本院认定如下事实:

2012年7月7日,恒安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经核准注册第9571597号“七度空间SPACE7”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5类,包括卫生巾;卫生护垫;哺乳用垫;腋部用垫;卫生湿巾;卫生垫;失禁用尿布;吸收式失禁用尿布裤;失禁吸收衬裤;失禁用衣;卫生短内裤;裤式卫生巾;医用棉;消毒棉;脱脂棉;卫生栓;消毒纸巾;成人纸尿裤(一次性);成人纸尿垫(一次性);成人纸尿片(一次性)(截止),注册有效期限至2022年7月6日。2015年6月23日,恒安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与原告恒安公司签订《商标许可使用协议》,许可原告恒安公司使用包括第9571597号注册商标在内的多个商标,商标许可使用的性质为普通许可,期限自协议签订日起至2025年6月23日止等。2016年2月25日,恒安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向原告恒安公司出具《授权委托书》,委托原告恒安公司自行或转委托第三方对包括第9571597号注册商标在内的多个商标进行市场维护,包括但不限于对假冒或仿冒商标的行为进行公证取证,向法院提起诉讼,并有权行使诉讼中的一切法律赋予的权利等。恒安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七度空间”品牌及相关产品获得“知名品牌奖”、“消费者信赖的知名品牌”等荣誉称号。

2018年11月8日,申请人上海佳铎律师事务所上海市长宁公证处申请办理保全证据公证。同日,公证员潘某与公证人员沈某同申请人的代理人潘伟强来到位于浙江省常山县白石镇常山县农商银行白石分理处斜对面国光超市零售批发(证照名称:常山县光香食品商行)。潘伟强当场购得七度空间卫生巾两包,公证员对购买现场进行了拍照。之后,公证人员对购买的物品拍照,并将其中一包七度空间卫生巾封签后交由申请人的代理人潘伟强收执,其余物品交由申请人的代理人保管。2018年11月13日,上海市长宁公证处出具了(2018)沪长证经字第6638号公证书。

庭审中,当庭对上述封装公证实物进行拆封,内有卫生巾一包,卫生巾外包装上多处使用“七度空间SPACE7”标识。原告恒安公司主张,被控侵权产品背面包装右上角的“七度空间”字样以及单片卫生巾包装上的一排“?”型图案均较暗淡,与正品卫生巾不同,系假冒产品。

另查明,被告光香商行成立于1997年5月27日,系个体工商户,经营范围:食品、日用百货、卷烟、雪茄烟零售。

再查明,原告恒安公司在本案中支出公证费1000元、律师代理费4000元。

本院认为,恒安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系第第9571597号“七度空间SPACE7”注册商标专用权人,商标在注册有效保护期内,在核定的服务项目上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受法律保护。恒安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将上述商标许可给原告恒安公司使用,并授权原告恒安公司以自己的名义对相关侵权行为提起诉讼,故原告主体适格。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项、第(三)项的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或者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均构成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本案中,被告光香商行销售的被诉侵权商品与原告恒安公司第9571597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属于同一类商品。经比对,被控侵权标识与第9571597号注册商标在视觉上基本一致。原告恒安公司当庭从产品外观、内部包装等方面陈述正品与涉案商品之间的差别,可据此认定涉案商品为假冒产品,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被告光香商行辩称不清楚原告恒安公司到其店里公证等相关事实,且对证据保全公证有异议。本院认为,公证机构系法定的、专门的证明机构,所出具的公证书与其他证据相比,具有更高的证据效力。原告恒安公司提交的(2018)沪长证经字第6627号公证书及实物,除以文字记录公证购买过程外,另附有被控侵权产品的包装、被告店铺等照片,故该公证书可以证明被控侵权产品系被告光香商行销售。被告光香商行虽有异议,但未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抗辩理由不能成立。原告恒安公司请求适用法定赔偿。本院综合考虑涉案商标的知名度、被告侵权行为的性质、经营规模、主观过错程度、原告恒安公司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情确定本案的赔偿数额,对原告恒安公司所提诉讼请求中的合理部分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项、第(三)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常山县光香食品商行立即停止侵犯原告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第9571597号“七度空间SPACE7”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二、被告常山县光香食品商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11000元;

三、驳回原告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75元,由原告福建恒安集团有限公司负担120元,被告常山县光香食品商行负担25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吴 昱

人民陪审员  俞晓虹

人民陪审员  林振民

二〇一九年六月十二日

法官 助理  徐丽娟

书 记 员  毛慧超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