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昂成商贸有限公司、上海昂成商贸有限公司合庆华联超市店与四川省百世兴食品产业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9-07-07

上海昂成商贸有限公司、上海昂成商贸有限公司合庆华联超市店与四川省百世兴食品产业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9-06-27中国裁判文书网

上海昂成商贸有限公司上海昂成商贸有限公司合庆华联超市店四川省百世兴食品产业有限公司淮南卓冉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安徽省淮南市正诚公证处上海梵元商贸有限公司上海欣灵食品有限公司

上海卓冉律师事务所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沪73民终7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昂成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

法定代表人:陈栋,经理。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昂成商贸有限公司合庆华联超市店,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

负责人:陈栋。

上列两上诉人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黎鸣,男,上列两上诉人的聘用人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四川省百世兴食品产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

法定代表人:官毅,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昆,上海卓冉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上海昂成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昂成公司)、上海昂成商贸有限公司合庆华联超市店(以下简称昂成公司合庆店)因与被上诉人四川省百世兴食品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世兴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8)沪0115民初6711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1月2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9年3月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昂成公司、昂成公司合庆店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黎鸣,被上诉人百世兴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昆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昂成公司、昂成公司合庆店共同上诉请求:请求撤销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8)沪0115民初67115号民事判决主文第一项,改判昂成公司不承担侵权费用。事实与理由:昂成公司、昂成公司合庆店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以下简称商标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在一审中提供了充分的证据证明涉案商品具有合法来源,百世兴公司亦认同相关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故昂成公司、昂成公司合庆店在本案中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赔偿责任应包括购买费、公证费、律师费等合理开支,一审法院将合理开支与侵权费用予以分割,判决昂成公司偿付百世兴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无法律依据。综上,昂成公司、昂成公司合庆店请求本院判如所请。

百世兴公司辩称,本案中,一审法院判的就不是承担赔偿责任,而是偿付合理开支。作为一个侵权案件,昂成公司、昂成公司合庆店确实实施了侵犯商标权的行为,从而引发了百世兴公司的维权诉讼。百世兴公司由此产生的调查费、公证费、律师费等合理开支,是基于昂成公司、昂成公司合庆店的侵权行为而产生的,两者具有因果关系,这些费用是依据公平原则产生的合理开支。综上,百世兴公司认为一审法院的判决完全合乎情理,故请求本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百世兴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昂成公司、昂成公司合庆店立即停止销售侵犯百世兴公司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2.判令昂成公司、昂成公司合庆店赔偿百世兴公司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产生的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30,000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上述合理费用含公证费250元、购买费7.80元、律师费5,00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如下:

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注册人为百世兴公司,核定使用商品(第29类):加工过的花生、加工过的瓜子、精制坚果仁,注册有效期限自2007年8月21日至2017年8月20日止。后经核准续展注册,有效期至2027年8月20日。

2016年11月29日,根据淮南卓冉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的申请,安徽省淮南市正诚公证处公证员方勇和公证人员刘灿会同申请人的代理人谢先亮,来到上海市浦东新区东川公路XXX号的“华联超市”,当场购得一袋“酒鬼花生”及其他商品,取得电脑小票一张。小票抬头为“华联超市”,标注“梵元酒鬼花生180g一袋,单价7.80元”。百世兴公司为上述公证事项支付公证费500元。

一审庭审中,拆封公证处封存的物品,有180克装“酒鬼花生”一袋。包装正反面正中均以红底金字印制“酒鬼花生”字样,正反面左上角印有“梵元”图文标识,正面底部印有“上海梵元商贸有限公司”,背面标注“生产商:上海欣灵食品有限公司(分装)”“上海梵元商贸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条形码为:XXXXXXXXXXXXX。

上海卓冉律师事务所为百世兴公司开具律师代理费发票,金额为5,000元。

2016年1月1日,案外人上海梵元商贸有限公司作为甲方,昂成公司作为乙方,签订《商品购销合同》。合同约定由甲方向乙方供应商品,乙方支付货款。合同期限自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0日。

2016年9月6日,案外人上海梵元商贸有限公司向昂成公司合庆店送货,其中包括“180(克)梵元酒鬼花生”10袋,单价为5.90元,合计金额59元,条形码为:XXXXXXXXXXXXX。

昂成公司合庆店为昂成公司的分公司。

一审法院认为,注册商标专用权受法律保护。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亦构成对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百世兴公司作为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的权利人,在注册商标有效期限内,有权就侵害其商标权的行为提起诉讼。

涉案花生与百世兴公司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中的“加工过的花生”属相同商品。花生包装正反面正中以红底金字印制的“酒鬼花生”标识,“花生”为商品名称,该标识的显著部分为“酒鬼”,与百世兴公司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相比较,文字完全相同但字体、排列不同,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判断,两商标构成近似。涉案花生在包装显著位置突出使用“酒鬼花生”标识,容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故涉案花生为侵害百世兴公司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

根据百世兴公司提交的公证书,涉案花生由昂成公司合庆店销售,昂成公司、昂成公司合庆店亦予确认。该销售行为侵犯了百世兴公司第XXXXXXX号注册商标专用权。昂成公司合庆店系昂成公司设立的分公司,其民事责任应由昂成公司承担。百世兴公司要求昂成公司、昂成公司合庆店承担连带责任之诉请,无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就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昂成公司应当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现百世兴公司申请撤回停止侵害之诉请,于法不悖,一审法院予以准许。对百世兴公司要求赔偿损失之诉请,昂成公司、昂成公司合庆店辩称涉案花生有合法来源,并提交了相关证据佐证,百世兴公司对此亦予认可。故一审法院认定,涉案花生系昂成公司、昂成公司合庆店从案外人上海梵元商贸有限公司合法购得,昂成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但仍应偿付百世兴公司为制止昂成公司合庆店侵权行为而支付的合理开支。关于合理开支的金额,百世兴公司主张公证费250元、购买费7.80元、律师费5,000元,并提供相应票据佐证,一审法院均予支持。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三项、第六十四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款、第十七条规定,判决:一、昂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付百世兴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5,257.80元;二、驳回百世兴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550元,减半收取计275元,由百世兴公司负担115元,昂成公司负担160元。

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均未递交新的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中,各方当事人的争议焦点在于昂成公司是否需要偿付百世兴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本院认为,虽然根据商标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昂成公司、昂成公司合庆店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涉案侵权产品系其合法取得并说明提供者,故其就销售涉案侵权产品的行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是,需要指出的是,昂成公司合庆店确实销售了涉案侵权产品,其侵权行为亦导致百世兴公司提起本案诉讼,并为制止昂成公司合庆店上述销售涉案侵权产品的行为而支出了一定的费用,故百世兴公司为制止昂成公司合庆店销售涉案侵权产品行为而支出费用中的合理部分,应由昂成公司合庆店的总公司昂成公司予以承担。鉴于,百世兴公司就其主张的公证费250元、购买费7.80元、律师费5,000元提供了相应的票据予以佐证,一审法院据此判决昂成公司偿付百世兴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5,257.80元,并无不妥,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昂成公司、昂成公司合庆店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上诉人上海昂成商贸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钱光文

审 判 员  杨 韡

代理审判员  黄旻若

二〇一九年三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朱丽娜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