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百世兴食品产业有限公司与揭西县城果园食品有限公司、泰州市海陵区晶骏杰百货商行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9-07-07

6四川省百世兴食品产业有限公司与揭西县城果园食品有限公司、泰州市海陵区晶骏杰百货商行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9-06-21中国裁判文书网

四川省百世兴食品产业有限公司揭西县城果园食品有限公司海陵区晶骏杰百货商行安徽省淮南市正诚公证处淮南卓冉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上海卓冉律师事务所

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苏12民初6号

原告:四川省百世兴食品产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大面街道龙华村。

法定代表人:官毅,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楠楠,上海卓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水溶冰,上海卓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揭西县城果园食品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揭西县凤江镇东光。

法定代表人:林洁浩。

被告:泰州市海陵区晶骏杰百货商行,住所地江苏省泰州市海陵区苏陈镇通扬路*号。

经营者:李晶。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洁明,该商行员工。

原告四川省百世兴食品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世兴公司)与被告揭西县城果园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城果园公司)、泰州市海陵区晶骏杰百货商行(以下简称晶骏杰商行)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于2019年1月2日立案受理。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9年3月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百世兴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水溶冰,被告晶骏杰商行经营者及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洁明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城果园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百世兴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两被告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原告第3607361号、第G1022223号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2.判令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所产生的合理费用共计15万元。事实和理由:原告创立于1998年,是一家主营食品饮料等产品的公司,百世兴酒鬼花生创造了佐酒食品的商业奇迹,自该产品发布以来,深受广大消费者的青睐。2003年6月25日,原告申请注册了第3607361号“酒鬼”商标,注册类别为第29类。后原告获得国际注册号为第G1022223号“酒鬼”注册商标,其有效期自2007年8月21日至2027年8月20日止。原告经调查发现,被告未经原告许可,在其经营场所内生产、销售涉嫌侵犯原告上述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给原告造成较大经济损失,故原告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特提起诉讼。

被告城果园公司未答辩,亦未提交证据。

被告晶骏杰商行辩称,酒鬼花生仅是作为花生的名字使用,不是作为商标使用,我方进货时厂家三证齐全,有进货小票,我方认为不构成侵权,也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请求法院驳回百世兴公司对我方的诉讼请求。

原告百世兴公司围绕诉讼请求提交如下证据:

1.(2017)川律公证内民字第30787号公证书,(2017)川律公证内民字第13985号公证书,证明原告系第3607361号、第G1022223号注册商标的权利人,原告的涉案商标于2013年获得成都市著名商标(第2013145号),原告的涉案商标权利状态稳定,原告的商标具有一定知名度;

2.(2019)皖淮正公证字第793号公证书(以下简称793号公证书)及证物泰州市海陵区通扬东路3号“美宜家生活超市苏陈店”的侵权产品;

3.(2019)皖淮正公证字第814号公证书及证物泰州市海陵区通扬东路331号“世纪华联”的侵权产品;

4.(2019)皖淮正公证字第794号公证书及证物泰州市海陵区苏陈镇苏蔡路511号“世纪华联超市”的侵权产品;

5.(2019)皖淮正公证字第800号公证书及证物泰州医药高新区寺巷街道口泰路“世纪百联”的侵权产品;

6.(2019)皖淮正公证字第801号公证书及证物泰州医药高新区海伦路86号“好又多生活购物广场”的侵权产品;

7.(2019)皖淮正公证字第808号公证书及证物泰州市姜堰区梁徐镇王石村王石桥南“好又多生活购物中心”的侵权产品;

8.(2019)皖淮正公证字第747号公证书及证物泰州市海陵区兴泰路22号“赖上家超市”的侵权产品;

9.(2019)皖淮正公证字第748号公证书及证物泰州市永定东路998号“和润万家生活超市”的侵权产品;

10.(2019)皖淮正公证字第761号公证书及证物泰州市海陵区城西街道扬州路“世纪百联”的侵权产品;

证据2-10证明晶骏杰商行在其经营场所内销售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该商品是由被告城果园公司生产;被告城果园公司生产的侵权产品销售范围广,给原告造成了较大的经济损失。

11.公证费、律师费发票及代理合同,证明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支出购买费74.5元,公证费每份500元共计4500元,律师费15000元。

被告晶骏杰商行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10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证据11代理合同不是因为本案而支出。

本院经审查认为,原告百世兴公司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经本院审核,原告百世兴公司提交的证据均为原件,且与其主张相关,对其证据效力本院均予以认定。

经审理查明:2007年8月21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核准,百世兴公司取得第3607361号“酒鬼”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29类包括加工过的花生、加工过的瓜子,精制坚果仁(截止),有效期限自2007年8月21日至2017年8月20日止,后经续展,有效期至2027年8月20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核准,百世兴公司于2009年10月26日注册“酒鬼”国际商标,注册号为G1022223号,核定使用商品亦为第29类,有效期至2019年10月26日。2013年12月10日,G1022223号注册商标被成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认定为成都市著名商标,有效期限自2013年12月10日至2018年12月9日止。

2018年8月14日下午,安徽省淮南市正诚公证处公证员王敏、刘伟贲与淮南卓冉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谢先亮共同来到位于江苏省泰州市海陵区通扬东路3号的“美宜家生活超市苏陈店”。该超市内张贴一张名称为“海陵区晶骏杰百货商行”的营业执照,谢先亮以普通消费者的身份在该超市购买两袋“酒鬼花生”,并在支付11.6元后当场取得“美宜家生活超市”电脑小票一张。离开超市后,所购物品和电脑小票由公证人员带至住处进行封存并交谢先亮收执。上述过程中,谢先亮对上述物品、购物袋、收银小票、封存后的物证等进行了拍照。2019年1月17日,安徽省淮南市正诚公证处出具793号公证书,记载了上述公证过程,并将前述部分照片打印件、所购物品附于公证书后。

庭审中,本院拆封上述公证封存的物品,内有“酒鬼花生”二包,其外包装正反两面上半部分用较大黑色字体标注“酒鬼花生”四字,呈横向排列,包装左上角用较小图标标注“知味客”文字及图商标。经比对,上述“酒鬼”字体与原告的第3607361号“酒鬼”注册商标字体不一致。该被控侵权产品标注的生产者为城果园公司。

此后,公证员王敏、刘伟贲与淮南卓冉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谢先亮分别至泰州市海陵区通扬东路331号“世纪华联”、泰州市海陵区苏陈镇苏蔡路511号“世纪华联超市”、泰州医药高新区寺巷街道口泰路“世纪百联”、泰州医药高新区海伦路86号“好又多生活购物广场”、泰州市姜堰区梁徐镇王石村王石桥南“好又多生活购物中心”、泰州市海陵区兴泰路22号“赖上家超市”、泰州市永定东路998号“和润万家生活超市”、泰州市海陵区城西街道扬州路“世纪百联”超市,购买了与上述被控侵权产品外包装相同的产品,均标注生产者为城果园公司。2019年1月17日,安徽省淮南市正诚公证处出具(2019)皖淮正公证字第814号、第794号、第800号、第801号、第808号、第747号、第748号、第761号公证书,记载了上述公证过程,并将前述部分照片打印件、所购物品附于公证书后。

另查明,原告因本案而支出公证费4500元、律师费15000元,以及购买被控侵权产品费用74.5元。

城果园公司设立于2013年1月11日,经营范围包括蜜饯制作、炒货食品及坚果制品等。晶骏杰商行系个体工商户,成立于2018年3月9日,注册资金1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日用百货、五金产品、服装、蔬菜、水果等零售。

本案争议焦点为:一、被控侵权产品外包装标注“酒鬼花生”字样是否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二、如构成侵权,两被告承担何种侵权责任。

本院认为,关于争议焦点一,第3607361号“酒鬼”商标合法有效,原告作为注册商标专用权人,其合法权益应予以保护。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被控侵权产品外包装正面、背面中间使用的“酒鬼花生”字体大且突出,具有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在隔离状态下将被控侵权产品中使用的“酒鬼花生”标识与涉案注册商标相比较,显著性较强的部分“酒鬼”文字、读音相同,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结合原告商标的知名度和显著性,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被控侵权产品标识“酒鬼花生”与原告注册商标构成近似。因此,被告城果园公司未经原告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原告注册商标近似的标识,被告晶骏杰商行销售了上述被控侵权产品,均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关于争议焦点二,城果园公司、晶骏杰商行生产、销售了被控侵权产品,其行为均侵犯了案涉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晶骏杰商行虽称被控侵权产品从三证齐全的厂家进货,但未提交证据证明,故晶骏杰商行有关合法来源抗辩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因百世兴公司没有证据证明两被告之间存在任何关联关系和实施共同侵权行为的意思联络,故两被告应独立承担相应的责任,百世兴公司要求两被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本案的赔偿数额,由于百世兴公司未能提供其因两被告的侵权行为所受到的具体损失或两被告因侵权获利的证据,百世兴公司亦请求本院适用法定赔偿,故本院综合考虑涉案商标的知名度、两被告的经营规模、经营时间、主观过错、侵权行为的性质、侵权后果以及百世兴公司为制止本案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金额。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项、第(三)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第十六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泰州市海陵区晶骏杰百货商行立即停止销售侵犯原告四川省百世兴食品产业有限公司第3607361号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被告揭西县城果园食品有限公司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原告四川省百世兴食品产业有限公司第3607361号商标专用权的商品;

二、被告揭西县城果园食品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四川省百世兴食品产业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支出的合理费用合计120000元;

三、被告泰州市海陵区晶骏杰百货商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四川省百世兴食品产业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支出的合理费用合计10000元;

四、驳回原告四川省百世兴食品产业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300元,由被告揭西县城果园食品有限公司负担3250元,由被告泰州市海陵区晶骏杰百货商行负担50元(被告负担的部分原告已预交,原告同意本院不予退还,由两被告履行生效判决时一并向原告履行)。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蔡 勇

审 判 员  周红梅

人民陪审员  朱忠虎

二〇一九年五月二十二日

法官 助理  沙晓晨

书 记 员  陈 瑾

附:本案援引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二条侵害民事权益,应当依照本法承担侵权责任。

本法所称民事权益,包括生命权、健康权、姓名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监护权、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著作权、专利权、商标专用权、发现权、股权、继承权等人身、财产权益。

第十五条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

(一)停止侵害;

(二)排除妨碍;

(三)消除危险;

(四)返还财产;

(五)恢复原状;

(六)赔偿损失;

(七)赔礼道歉;

(八)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以上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

第五十七条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

(一)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

(二)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

(三)销售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

(四)伪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的;

(五)未经商标注册人同意,更换其注册商标并将该更换商标的商品又投入市场的;

(六)故意为侵害他人商标专用权行为提供便利条件,帮助他人实施侵害商标专用权行为的;

(七)给他人的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损害的。

第六十三条侵害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害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人民法院为确定赔偿数额,在权利人已经尽力举证,而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主要由侵权人掌握的情况下,可以责令侵权人提供与侵权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侵权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虚假的账簿、资料的,人民法院可以参考权利人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判定赔偿数额。

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六条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适用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

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商标的声誉,商标使用许可费的数额,商标使用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及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综合确定。

当事人按照本条第一款的规定就赔偿数额达成协议的,应当准许。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